當前位置: 芒果小說 現代言情 囚養玫瑰 第1章 還逃嗎

《囚養玫瑰》 第1章 還逃嗎

五月,雲城小鎮。

今天孟霽穿著一擺隨著的步伐搖起曼妙弧度。

回到出租房,把懷裏那把滴的鬱金香放進了玻璃皿中。

白皙,低頭的時候幾縷碎發從額前過。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輕又禮貌。

應該是鄰居阿誠,這個時間點他一般都是來送水的。

“稍等。”孟霽在屋的嗓音回複。

連忙放下手中的鬱金香,跑去給阿誠開門,“久等......”

最後的那個“了”字還未說出口,早已被眼前的男人嚇得失聲。

站在門口的不是鄰居阿誠,是那個費盡心思都想要逃離的瘋子。

陸野渾上下著一戾氣,上的黑西裝有些淩,襯上藏藍的領帶還是被陸野忽悠著買給他的。

四周都安靜了。

陸野低頭看向的眼神淩厲,凜冽的五,棱角分明的廓充滿了距離,就隻一眼,極強的盡數朝襲來。

逃跑的第二十天。

陸野,找來了。

他推開門邁著長走進來,拔站在客廳裏把孟霽的“私有天地”一覽無餘。

每一都沒有放過。

還算乖,屋裏沒有男人生活的痕跡。

心的擺件,溫馨的布置,看得出屋子的主人很熱生活。

就這麽一間小破屋,值得放棄京城的富太太生活?

Advertisement

陸野在心底冷嗤。

“夫人好。”陸野的助理陳暮上前向問好,眉眼盡是輕鬆的樣子。

陳暮在心底歎氣,二十多天了,終於把孟霽這姑找到了。

孟霽依然在震驚中,戒備地站在原地,門外幾個形高大的保鏢擋住了出去的路。

就算現在想跑,也是有心無力。

“啪——”門被外麵的人關上。

聽見這清脆的聲響,孟霽覺自己的嚨仿佛被人住了,不過氣。

“過來。”陸野輕車路地坐在的沙發上,骨節分明的手指有意無意地敲打著節拍。

孟霽在剛剛見到他的那一刻,臉早已變得慘白,手腳止不住地抖著。

看上去似乎瘦了點。

陸野靠坐在沙發上,瞇著眼看,他在心裏想:回去給補補,跑出來這麽多天,也不知道有沒有照顧好自己。

強迫娶為妻,是陸野這輩子做過最歡喜的決定了。

即便他的小妻,不待見自己。

陸野回過神來,孟霽還杵在那。

“要我說第二遍?”他皺著眉,語氣帶些不耐。

孟霽覺到頭皮發麻,強抑製住抖的手,這個男人又開始狂躁了。

不得不緩緩向沙發上的男人走去。

陸野嫌棄的慢作,直接起把人拽到他懷裏,久違的讓他到滿足,在他懷裏香香的。

Advertisement

“想我了嗎?”陸野低頭輕啄著

逃跑後的每一天,他都在想

,想,想每一

屋外的進來,高近一米九的陸野懷擁著孟霽,像是懷擁著整個世界,般配又和諧,一切都顯得是那樣的好。

當然,如果忽略孟霽此刻僵

沒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陸野淡淡垂眸,盯著懷裏的,“怎麽,不想看見我?”

孟霽暗暗深呼吸,終於鼓起勇氣抬頭,撞進他帶有侵略般的視線裏,嗓音

“陸野,我們談談吧。”

陸野目瞬間冰冷,諷刺地扯,“談什麽?談如何放你離開?”

“孟霽,別再想著逃了,僅這一次。”陸野頓了頓,繼續道,“再有下次,孟家的人也不必再留了,孟家老太太那子可不起折騰。”

聽出了他話外的威脅之意,孟霽猛地抬頭,渾抖,“瘋子!你怎麽不去死。”

孟家其他人如何一點兒都不想管,但最親最在乎的人。

他怎麽可以,用來威脅自己。

欠陸家的從來都不是

憑什麽要一個人來承這些苦!

孟霽向來溫,從不對別人說重話,此刻想把最惡毒的話全說給他。

陸野出手,使勁瓣。

湊近的耳垂,帶些惡意的語氣,“禍害千年,我定能伴晚晚到餘生。”

Advertisement

晚晚是取的小名,從陸野口中出來,孟霽隻覺得惡心無比。

潤的從耳垂傳來,一個激靈,咬牙關。

陸野在後輕笑一聲,磁的聲音從腔傳來,震得後背有些麻意。

孟霽了。

“害了?”話說完,陸野又含住耳朵那

他的手慢慢向下,擺裏麵。

被陸野過的每一寸都像是毒蛇過。

孟霽眼中盡是恐懼,他明明知道不是害,扭子開始劇烈掙紮。

搖著頭拒絕,不要......

“陸野你放開我!”意識到即將到來的事,孟霽止不住抖。

陸野強地拽著孟霽的手腕把拉進臥室,一個用勁就把孟霽推倒在床上。

臥室的窗簾被拉上,隻有約的亮灑在房間。

孟霽用盡了全力氣,爬起來往外麵跑。

還沒等跑出兩步,就再次被陸野抱住腰拋在了床上。

孟霽發出一聲悶哼,即使這樣的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可依然害怕。

陸野皺著眉抿,“我說過,不要想著逃跑。”

聽見他的語氣,孟霽大覺不妙。

抬頭去,陸野眼裏是滿滿的占有,視線貪婪地盯著

孟霽覺得委屈又絕,“陸野,離婚!我要離婚!”

陸野聽見“離婚”兩字,下心中的憤怒,眼底平靜地格外反常。

Advertisement

手指一頓,他開始解開襯衫的紐扣,一顆,兩顆.......

突然孟霽覺得上一重,陸野的氣息包裹著抑,難堪,絕

孟霽覺呼吸都不順暢了。

“我不喜歡你說那兩個字。”他的黑眸深沉,裏麵帶著瘋狂的偏執。

寬大的手掌輕輕握住孟霽的脖頸,慢慢那溫熱的脈搏跳

“陸野,你起來......我不願意!”幾近崩潰,淚水瞬間打臉頰,細的長睫上掛了滴淚珠。

逃跑,他暴戾。

可他舍不得對手,但是得給一些“懲罰”,讓再也不敢逃。

“乖。”陸野吻住,堵住了的哀求聲。

*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