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芒果小說 現代言情 夜長夢多 第1章 不準擦

《夜長夢多》第1章 不準擦

姜佳寧例假推遲了半個月了。

在車里那次突然,沒有來得及做措施。

心里有點慌,飯局上倒酒的時候不免的心不在焉,手一抖,就打了男人的子。

出紙巾,“抱歉,薛總。”

男人眸冷凜瞥過,扯落餐巾,服務生拿來一瓶好酒擱在桌上,含笑對在座道:“我先失陪,各位盡興,今天這餐記在我賬上。”

飯桌上其余幾人客套了幾句,心照不宣。

姜佳寧已經聯系了伍助理,他去準備干凈的服。

站在休息室外,門忽然從里面拉開,男人修長手指扶著門框。

“要我請你進來?”

姜佳寧還沒來得及開口,男人已經轉了

深吸一口氣,提步跟著走了進來,帶上了門。

沒有開頂燈,只開了一盞玄關燈,燈偏冷調,整個室都渲染出低清晰度的朦朧質

在廳視野開闊的落地玻璃前,男人拔,手肘在立柜上,勾勒出勁瘦的腰線,腕出的價值不菲的男士腕表。

灰麻西裝上有一片泅開的深水痕。

Advertisement

“薛總。”

男人眼角微挑,看著走近,“弄干凈。”

姜佳寧心臟突的一跳,這話太過直接,這樣的氣氛下,似是染上了幾分不同尋常的戲謔。

“是。”

從茶幾上取了幾張紙巾,蹲在男人前。

纖素手指攜著紙巾,還沒有接到男人西裝低呼一聲,手腕就被男人扯住,就被抵在了玻璃上,纖腰被箍住提起,雙腳離了地。

一向無波無瀾的眼眸中猝然閃過的一抹慌張,手急忙扶住了男人的肩膀。

他箍著的纖腰,腰腹過來,呼吸縈繞在耳畔,“剛才在想什麼?”

姜佳寧腦袋有些昏沉,“什麼?”

“倒酒的時候,”男人聲線低啞,握著的手按在泅的西裝上,“你在想什麼?”

例假推遲,是不是懷孕了。

姜佳寧想起這個可能,就又有點跑神。

真要是懷孕了,還真是個麻煩的事。

“姜書,”男人握住的下頜抬起,聲線抑著不滿,“今晚你很不專業。”

或許是喝了酒的緣故,酒后醉人的微醺看他時,帶上了另外一種沖

Advertisement

人忽然出雙臂攬上了男人勁瘦的腰,雙手輕在他的后背上。

“對不起哦。”

和酒桌上公事公辦的道歉不同,旖旎燈下,多了些撒的意味。

有這樣主作,薛凜安有片刻的愣忡,旋即恢復正常,低眸睨著清澈干凈的雙眼。

他抱臥室,兩人疊深深陷到床墊中。

“睜開眼睛,看著我。”

他喜歡看平靜到極致的眼眸中被念一寸寸渲染填滿,看在他下褪去所有沉穩干練潰不軍。

姜佳寧還有點意識,攥住男人的襯衫領。

男人薄削的抿起,眼底剎那被冷峭冰雪覆蓋。

他冷笑一聲,扯開床頭柜的屜。

姜佳寧覺得自己又了這位的逆鱗了。

第二天早上,從床上下來,一下跪倒在地上。

男人靠坐在床頭,上搭著一條毯子,指間一截香煙,煙火星明滅,冷冽的眼神中溢出一抹饜足后的慵懶。

男人烙在后背的視線,如若有形。

忍著起,去到浴室洗漱了一番。

Advertisement

等到再出來的時候,妝容致,上套裝干凈,頭發一不茍。

玄關的鞋柜上已經放了一個印著男士高檔服裝logo的紙袋。

看來昨夜他們在激烈纏綿的時候,伍助理已經來過了。

將紙袋中的服拿出來整齊的疊好,放在了薛凜安的右手邊。

男人側頭睨一眼,薄吐出一口輕薄的煙氣,煙按滅在床頭柜煙灰缸,他旁若無人的掀開毯子。

男人腰腹的繃的很,續著力量而下,姜佳寧別開眼,縱然不是第一次看,臉上還是有些燥。

“過來。”

薛凜安目掠過,嗓音暗啞輕慢。

姜佳寧走過來。

高有一米六八,即便穿上五公分的高跟鞋,站在男人面前,卻還是顯得小。

薛凜安微張開手臂,抬手一顆一顆的扣上襯衫紐扣和腕部袖扣,系好皮帶,手指劃過筆直線,將平熨帖,作有條不紊。

再直起還沒開口,就被薛凜安箍住纖腰往懷里一帶。

姜佳寧雙手撐在他的膛上,“顧總已經到門外了。”

Advertisement

薛凜安眼神譏誚,“提醒我?我要是現在了你,你敢拒絕?”

姜佳寧老實道:“……不敢。”

男人低嘲一聲,手指掐住姜佳寧的下顎,抬起,微糲的指腹抹上了瓣。

溫潤,上下挲。

等他的手指移開,姜佳寧的口紅徹底花了。

他微瞇著眸盯住瓣,有一種凌,想讓男人倒狠狠

姜佳寧等男人一往外走,就低頭要從手包里取卸妝巾。

薛凜安抬步朝外,沒回頭,拋下一句:“不準。”

姜佳寧的手頓住。

抬頭盯著這男人的后腦勺,似是要盯出一個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