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芒果小說 現代言情 有種床上單挑 第1節

《有種床上單挑》第1節

有種床上單挑

作者:太後歸來

好吃貪睡的木乃伊

“啊——!!!!”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某個清晨,A市海東大廈第十層樓裏一個極穿力的高音劃破長空,響震四方,驚得一排人字形飛過的燕子紛紛掉頭逃跑。

雪吻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邊躺著的高大影,他安詳閉目,全被白繃帶圍得無一風,四周散發著冷的氣息。

“木……木……木乃伊!!”雪吻難抑角的唞,又一次發出了尖銳聲。

床上橫躺著的木乃伊被雪吻的高分貝吵醒,一雙如深海般冰藍的眸子睜開,盯著,略顯不爽。

一人一木靜默著對視了半晌……

木乃伊一個拳頭招呼過來,雪吻未來得及作出反應,大腦一黑,往後直地倒在了床上。

木乃伊見安靜了,也不了,這才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睛,打了個哈欠繼續睡覺。

雪吻再次醒來已是正午時分,邊的木乃伊仍舊睡得安穩,不知今夕是何年。

雪吻這次冷靜了許多,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漸漸遠離他,爬下床。然後貓著腰,躡手躡腳地慢步走進廚房裏,隨手抄起一個平底鍋和一把寒閃爍的菜刀,壯著膽子氣勢洶洶地走了出去,回到床邊。

原本考慮過要報警解決這事,但又怕木乃伊在警察出現之前醒來傷害——無奈,隻好先下手為強。

Advertisement

雪吻高高舉起平底鍋,使出全力氣朝木乃伊的腦袋拍下去。就在鍋底要到頭頂的一霎那,木乃伊忽地睜開眼睛,深藍的眼眸流轉著波瞅著雪吻,好像在炫耀著“嘿嘿,被我發現了吧!”

雪吻握著鍋柄的手在空中呆滯了半秒,突然“嘭”地一聲敲上了木乃伊的後腦勺。

嗤……被發現了難道我就不砸你了嗎……雪吻笑。

木乃伊被平底鍋攻擊後愣了一下,卻是安然無恙,仍舊穩當當地躺在床上,反倒那鍋底被砸了個大,十分淒慘。

雪吻的大腦瞬間短路……

完了……

完了……敵不死則我死……

完蛋蛋了……

木乃伊二話不說從雪吻手裏奪過平底鍋,就在雪吻以為他要反過來打時,他卻把鍋收到眼前好奇又仔細地打量了片刻,接而又到鼻子前深深地嗅了半晌,若非被白布封住了,他說不定會咬一口試試味道。

把玩了平底鍋半晌,木乃伊便覺沒什麽新奇的,隨手把它丟到了角落邊上去,轉又一頭紮進了被窩裏,閉上眼睛,不久邊便響起了不大不小的呼嚕聲。

雪吻至始至終抓著把菜刀傻站在原地,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_⊙)他……他……他……就這樣睡了?

……不,不是應該先把殺了或者吃了嗎?

Advertisement

晚飯時間,一人一木圍著飯桌麵對麵而坐。

雪吻作機械地進食著自己現做的涼,木乃伊則呆坐在一邊目不轉睛地圍觀,歪著頭,眼裏盡是好奇。

了一下午,雪吻暫時認為這隻木乃伊對沒有侵犯或是傷害的惡意,卻也沒想好怎麽理他,隻好先試著跟他搭搭話。

“呃……那個……你要不要試一口?”雪吻把瓷碗端到他麵前。

“嗯嗯唔哢……”木乃伊大概明白了的意

六……

木乃伊仍舊呆滯地站在原地,眨著眼睛

雪吻咬牙齒,一口氣掉襯衫,丟到地上。

木乃伊終於有了反應,卻不是走出去,而是愈加靠近雪吻。彎從地上撿起襯塞到手裏。

“哢啦唔嗯啊唔唔。”不穿服是不好的!

作為一隻傳統而保守的木乃伊,他在確保自己不手不的同時,也要主監督邊人!

著木乃伊慎重而真摯的神,雪吻突覺無奈。

……方才自己的那一番作為簡直比對牛談還對牛談

重新穿上襯衫,雪吻把木乃伊推出了浴室,帶到沙發邊上,開了電視,調到一個正在播畫片的頻道,又花了十分鍾教會他遙控控方法,功地將他的注意力轉移到電視機上後,這才放心地回到浴室,洗澡。

正值夏天,雪吻喜歡洗冷水澡。冰冷的水滴細地砸落在上,仿佛神誌都清醒了許多。

Advertisement

想起自己家的客廳裏坐著一個全包白布的木乃伊,雪吻仍舊覺得不可思議。

昨晚睡覺前床上明明隻有自己一個人,怎麽第二天就騰空多了一隻木乃伊……

也不知是從哪家博館裏跑出來的還是從哪個墳坑裏爬出來的,總之一定要想辦法擺他,這生太危險了……

裹著浴袍從浴室裏出來,雪吻發現木乃伊的畫片播完了,正在放片尾曲。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們的朋友小哪吒!”

……這音樂很喜慶。

木乃伊聽得很神,頭還跟著節奏一搖一擺的,與隨風擺的大白菜沒差多。他見茶幾上擺放著瓜子,便抓了一把塞進裏吃,卻不知道這玩意吃了要吐殼,食道被卡了好幾次。

雪吻無奈地搖了搖頭,也不打算糾正他,最好讓他消化不良了就開心了。

在他邊坐下,雪吻適當地隔離了些距離,而後掏出手機,查看未讀信息。

三條全是許戈的。

“雪雪,我到咖啡廳了。”

“雪雪,我等了一會兒,你怎麽還沒來?”

“雪雪,我走了,拜拜。”

雪吻苦笑,將幾條信息刪除,看來這個新的男朋友並不怎麽他。

反正隻是為了應付今年回家時父母的嘮叨,雪吻對他沒有什麽,也不往心裏去。

看完信息,雪吻又扭頭看了看邊的木乃伊。

Advertisement

他仍舊大把大把地吃著瓜子,裏咬得十分帶勁,響亮而幹脆。

雪吻微微蹙眉,說:“你能不能別吃那麽大聲,很吵。”

木乃伊轉頭看,沒聽懂,反而嚼得更加響亮了。

雪吻幾乎以為他能聽懂人話卻故意跟抬杠……

“我說!”雪吻提高音量,指了指自己閉的,又指了指木乃伊張地過分大的,“你應該閉著吃東西,這樣才有禮貌!”

木乃依舊沒聽懂,伊疑地打量著,又疑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