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芒果小說 都市爽文 都市巔峰強少 第19章 我什麼都沒看見

《都市巔峰強少》第19章 我什麼都沒看見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說手就手,這是要殺人吶。一時間,那些還圍觀的人都嚇得失聲尖,四散奔逃,生怕自己被壞人逮住,也給捅死。

 鋒利的匕首刺破何韻的外,眼看就要刺穿皮,直心臟,可就在此時,突然飛來的一,重重的打在男子的手上。

 “嗤啦”一聲,刀尖把何韻的外劃開一個大口子,連罩罩都劃破了,出大片雪白而細膩的,連尖峰上的一抹嫣紅都了出來。好在沒傷到皮,要不然可就可惜了。

 秦宇隨其后的出現在男子面前,一拳就把他打倒在地,罵道:“欺負人,你也配當男人?”

 “咣咣咣!”一通暴踹,秦宇一邊踢一邊罵:“報復人,你也算個爺們?有本事你去殺那個老男人吶,殺了他才算你有本事。麻痹的,最看不起你這種窩囊廢了,就知道拿人出氣……”

 “住手!”一聲喝,讓秦宇停下來,抬頭就見一個穿警服的漂亮警,的手中握著一把54手槍,槍口對準了秦宇,厲聲道:“把手舉起來,抱頭蹲下。”

 “,你在跟我說話嗎?”秦宇笑嘻嘻的問道。

 警怒道:“羅嗦,趕蹲下,要不然我開槍了?”

 “槍?”秦宇的目落在手中的54手槍上,直覺告訴他,這東西很危險。但讓他在人面前屈服,那簡直是在打他的臉,他怎麼可能聽的?

 “,最好是把你那個東西拿開,要不然后果自負。”

 還在圍觀的膽大男子暗豎大拇指,敢威脅警察,這哥們牛比。

 警更是火大,大聲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馬上蹲下去,要不然我真的開槍了?”

Advertisement

 “嗖!”警眼前人影一晃,槍就到了秦宇的手中,這貨翻來覆去的擺弄著,好奇道:“這玩意能殺人嗎?”

 被槍口一指,警的臉都白了,嚇得一也不敢聲道:“你……你別沖,你這是犯罪你知道嗎?快把槍放下。”

 秦宇把槍調過來,眼睛湊近槍管,瞅了又瞅,嘀咕道:“啥也沒有啊,嚇唬人的吧?還給你!”

 警就覺手上一沉,槍竟然又回來了,而從始至終都沒看清槍是怎麼被搶走,又是怎麼被送回來的。等到緩過神來,再去找秦宇的時候,卻發現人沒了,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混蛋,別讓我再看見你,下次被我抓到,非把你關進監獄不可。”警氣得咬牙切齒,把槍收起來,把警服下來給何韻披上,聲道:“放輕松,你現在安全了,但你還得跟我回警局做個筆錄。”

 “好的。”何韻看了眼地上鼻青臉腫的男子,問道:“他……會判刑嗎?”

 “肯定會了,持刀行兇、綁架、殺人未遂,至判十年。”

 何韻眼中閃過一抹同,卻也沒說什麼,雖然他也是一個害者,可他這種報復方式卻太過極端,而且,可能他的神還有問題。因為本就不認識他,更不是他口中說的那個曉麗。

 一個小曲,僅僅讓秦宇耽擱了十分鐘左右,等他拎著大包小包回到家,甄溫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在面前的茶幾上,放著四罐啤酒,其中三個已經空了。

 “溫老婆,你怎麼不等我呀?”秦宇走過去,抓過啤酒聞了聞,試探著喝了一口,登時眼睛一亮,仰脖一口氣就灌下去,暢快的出了口氣:“好喝,涼的,還有一麥芽的香味。老婆,這是什麼東西?”

Advertisement

 甄溫沒回答,冷冰冰的問道:“你怎麼又來了?”

 “這是我家呀,我不回家還能去哪兒?”

 甄溫怒道:“這是我家。”

 秦宇嘻嘻笑道:“有老婆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甄溫角微翹,心里甜的,其實在秦宇進門的時候,的心一下子就好了起來。是喬雪琪的男人又怎麼樣?不還是顛顛的跑來找我?哼!

 “油舌。”甄溫白了他一眼,看向茶幾上的一對食材,哼道:“買這麼多東西干什麼?”

 “吃啊。你看你瘦的,都不到200斤了。”

 “呸呸呸,你才是豬呢,快去做飯,我了。”

 “遵命,老婆大人。”秦宇把甄溫逗笑了,趕拎著食材閃人。

 甄溫臉上的笑容緩緩凝結,無奈的嘆息一聲。就算秦宇和喬雪琪兩人的婚約解除,甄家也不會同意和秦宇在一起的。如果有選擇的話,寧愿生在一個普通家庭,能喜歡的男人,而不是被當做籌碼,為家族的犧牲品。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很快,廚房里就傳出一陣陣人的香味,甄溫也鉆進廚房,幫秦宇打下手,兩人嘻嘻哈哈,開心得不得了。

 忽然,房門再次打開,一個颯爽英姿的警走了進來,和在外面的嚴肅相反,警進門就把鞋子甩掉,著腳走進客廳,一邊走還一邊服,皺鼻子聞了聞,驚喜道:“溫你知道我今天回來呀?做什麼好吃的呢?好香啊。”

 甄溫從廚房走出來,手里還端著一盤油炸黃花魚,見到警頓時愣住了:“若冰姐?你怎麼回來了?”

 “想你了,就回來了唄。”服的速度那一個快,轉眼間就把襯衫了,子也了,僅剩三點上,可還不罷休,手扭到后背,這是要……

Advertisement

 “啊!”甄溫一聲,趕忙放下盤子去攔,道:“別……”

 “為什麼?都快把我勒死了。”葉若冰還是手快一步,在甄溫到來之前,就把罩-罩解下,隨手扔到沙發上,大大的松了口氣:“呼,還是不穿罩-罩舒服,溫你快幫我看看,是不是又大了?”

 “咔嚓!”盤子墜地,摔得碎,而這個聲音也把葉若冰給嚇了一跳,趕忙抬頭看去,頓時就看到了一張如火燒云一般漲紅的臉,一雙牛眼大如銅鈴,凸出眶外,眼瞅著就要掉下去了。

 他是誰呀?怎麼有點眼呢?

 葉若冰還在想,甄溫卻是趕跑過去擋住秦宇的視線,急道:“不許看,快閉眼。”

 秦宇趕忙彎下腰,甄溫再擋,可怎麼能擋得住?急得趕忙又跑回去護住葉若冰的,大聲道:“若冰姐,你傻了?都被人看了。”

 “啊!”葉若冰這才緩過神來,尖一聲,抓過服擋住口跑進臥室。甄溫松了口氣,忽然想起秦宇的丑惡臉,頓時氣洶洶的轉過,卻發現秦宇人沒了。

 “秦宇,你死定了。”甄溫氣洶洶的沖進廚房……

 十分鐘之后,甄溫低聲道:“都記住沒有?”

 “記住了,我什麼都沒看見。”

 “嗯,把碗筷都擺上,我去若冰姐。”

 甄溫深吸口氣,來到臥室門口,敲敲門:“若冰姐,出來吃飯了?”

 了三聲,房門才打來,冷若冰霜的葉若冰出現在門口,這麼一會兒的工夫,竟然又換了一警服,估計除了警服也沒別的服可穿。

 “若冰姐你聽我解釋……”

 “閃開!”葉若冰推開甄溫,風風火火的跑到沙發上,把槍抓過來就對準了秦宇,咬牙切齒道:“你個混蛋,把手舉起來,雙手抱頭,面壁站好。”

Advertisement

 “又是你?”秦宇一陣無奈,施施然的坐下去,抄起筷子夾了顆花生米扔里,不不慢的說道:“我說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瘋了?你要是喜歡我就直說,看你還不小的份上,我可以考慮。”

 甄溫都被嚇壞了,你個不知死活的混蛋,哪壺不開提哪壺,是真敢開槍啊,你不要命了?

 葉若冰被氣得俏臉煞白,拿槍的手直抖,嚇得甄溫道:“若冰姐你千萬別激,秦宇是我朋友,他不是有意的,真的。”

 轉過頭,甄溫怒道:“我怎麼跟你說的你都忘了?趕過來道歉。”

 “哦!”秦宇施施然的走到兩近前,嘿嘿笑道:“對不起,你剛才是沒穿服,可我什麼都沒看見吶。”

 “啊!我要跟你同歸于盡。”葉若冰徹底瘋了,剛要勾扳機,忽然手上一輕,槍又丟了。定神看去,就見槍在秦宇的手指上轉著,走回餐桌,就放在桌子上。

 “溫老婆,吃飯了,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葉若冰下差點沒驚掉地上,不敢置信道:“他你什麼?老婆?你們……他是……”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