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芒果小說 都市爽文 都市巔峰強少 第20章 約法三章

《都市巔峰強少》第20章 約法三章

 帝豪集團,是江城這十幾年來迅速崛起的新興企業,帝豪商廈、帝豪休閑商務會所、帝豪俱樂部、帝豪大酒店,每一個產業都是搖錢樹,為帝豪集團帶來厚的收益。而帝豪集團的董事長夏謙,就是夏友諒的父親。

 從小,夏友諒的父親就告訴他,功夫是防用的,但只有在別人不知道你有功夫的況下,才能出其不意的扭轉乾坤,從而保住命。要是對手知道你厲害,有了充足的準備,你還想活命?所以,從小他就開始藏實力,連程一飛等好朋友都不知道,他實際上是一個明勁高手。

 這一點,夏友諒一直謹記在心,從小到大,他遭遇了不下十次綁架,而每一次都逢兇化吉,他就越發相信藏實力的重要了。

 所以,即便是車被砸報廢,被秦宇喝罵,夏友諒都忍住了,沒有出手。原因之一是人太多,因為一個秦宇而暴實力,不值當。二是要收拾秦宇,還需要他親自出手嗎?

 此時,帝豪俱樂部的樓上包廂,夏友諒與程一飛正在喝酒,在兩人的上,分別偎依著一個清純靚麗的。兩的穿著非常火,一對豪-近乎全-,簡直能讓那些-人都為之汗。可惜,此時的兩個男人對倆沒有任何興趣。

 “諒哥,這口氣你也能咽得下去?”程一飛憤憤不平的說道。

 夏友諒一臉的平淡,輕晃酒杯,淡淡道:“咽不下去又能怎麼樣?技不如人,打又打不過。”

 “收拾他還用咱自己手?都什麼時代了,錢不單單能買來人,還能買任何人的命。”程一飛拍了拍人的翹,吩咐道:“去,你倆去洗手間補補妝。”

Advertisement

 兩明白,兩位大是有重要的事談了,順從的站起來,千的看了兩人一眼,娉娉裊裊的走了出去。

 等兩一走,程一飛就沉聲道:“我認識一個道上的朋友,上背了好幾條命案,要是他肯出手,秦宇必死無疑。”

 夏友諒依舊晃酒杯,看著杯中猩紅的酒出神,就好像沒聽見程一飛的話似的。

 程一飛一挑眉,說道:“既然諒哥你不興趣,那我來作也行,但我需要一百萬,算我借你的。”

 “你看我現在像有錢人嗎?”夏友諒自嘲一笑:“我要換車,還得賠人一輛,加一起得八九百萬,我哪還有錢借你?”

 媽個比的,你特麼就跟我裝吧,你能沒錢?草!

 程一飛心里暗罵,掏出手機,調出一張照片遞過去:“這是我拍下來的,你自己看吧。”

 夏友諒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了拳頭,酒杯“咔嚓”一聲碎,猩紅的酒水混合在一起,滴答滴啊的掉落地上,兩眼冒火,殺氣騰騰。

 照片中,一對穿著校服的男,正擁抱在一起接-吻。男的是秦宇,而的赫然是甄溫

 甄溫雖然子火辣,但人確實漂亮,因為經常鍛煉的緣故,材甚至比喬雪琪還要好。就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夏友諒才孜孜不倦的追求,想要用自己的攻勢,讓為自己妻子的候選人。

 可眼下,和秦宇的關系竟然都這樣了,還裝什麼清純?在賽場時,甄溫親一口之后,惱跑掉,夏友諒還以為是秦宇故意氣他呢,現在看來,倆人早就在一起了,而他還傻兮兮的不知道呢。

 “還不止這些呢,這兩天秦宇都是和甄溫一起上學、放學,我讓人打聽了,他倆現在都住一起了。”

Advertisement

 “夠了!”夏友諒怒吼一聲,抓過酒瓶狠狠砸了出去,正中對面的大屏幕電視,“砰”的一聲,酒瓶碎,電視竄出一道電火,整個俱樂部的燈全滅了。

 “錢我出了,明天一百萬就打給你,但我要活的。”夏友諒的的臉沉如水,咬牙切齒道:“我要親手弄死他。”

 程一飛有些為難:“抓活的,難度不小,一百萬我怕不夠啊。”

 “錢不是問題,我只要活的,三天之務必給我把秦宇抓來。”

 “好,我這就去安排,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程一飛起走了出去,一個妖艷的婦走了進來,恭敬道:“爺,電路已經恢復了,但這個包間還得維修,您是不是換一個房間?”

 “不用,讓倆帶兩蠟燭進來。”

 “好的!”婦轉走了出去,不一會兒,之前的兩個生走了進來,每人手里都拿著一紅燭。被燭一照,兩的臉蛋更加艷,水汪汪的大眼睛,嫵人。

 “諒哥!”兩嗲的了一聲。

 “過來,轉過去。”夏友諒的聲音冰冷,不容抗拒。

 兩乖乖的轉過去,彎下腰,翹起,像是在等待君王臨幸。

 可下一刻,一條皮鞭就打在兩的屁-上,刺痛,讓兩忍不住尖一聲,可換來的卻是更加凌厲、更加兇狠的鞭撻。

 “賤-人,裝純、裝高貴、裝冷傲,實際上你就是個賤-貨……”夏友諒發瘋了似的,一頓猛,把兩給打得渾都是道子,疼得兩,差點就支撐不住摔倒在沙發上。

 夏友諒的突然進,讓更加高昂的大一聲。在燭的照耀下,夏友諒的臉孔扭曲,猙獰恐怖,咬牙切齒道:“給我死、死、死……”

Advertisement

 甄溫家,葉若冰聽了甄溫的解釋,不敢置信道:“他就是你常說的那個秦宇?還失憶了?”

 “沒錯!”

 葉若冰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把秦宇打量個遍,皺眉道:“小子,你裝失憶的吧?”

 “白癡!”秦宇翻了翻白眼,自顧自的吃菜,喝酒。啤酒他是第一次喝,覺還不錯。

 甄溫趕忙解釋道:“他真的失憶了,當時他連我都不認識,車門都不會開,淋浴也不會用,連刷牙都得我教他。”

 “哦,那這就算失憶了?”葉若冰敲了敲甄溫的腦袋,恨恨道:“你醒醒吧,他什麼都忘了,怎麼沒忘了做菜?難道這些菜是你炒出來的?”

 “這個……可能……是本能吧?”

 “你呀,我不管你了。”葉若冰轉頭瞪著秦宇,大聲道:“想住這里也行,但必須要約法三章。”

 秦宇瞥了一眼,哼道:“你跟我約法三章?你算哪蔥?這是我溫老婆的家,別說我把你趕出去?”

 “呦嗬,你還跟我狂上了。”葉若冰‘噌’的一下站起來,一腳踩住椅子,大聲道:“甄溫你告訴他,這個家是誰的?誰說了算?”

 “咳咳!”甄溫干笑道:“那個,秦宇我忘告訴你了,這房子是若冰姐的,我只是的租客而已。”

 “租的呀?”秦宇頓時就沒了食,扔下筷子起就走:“咱不住了,收拾東西,現在就搬走。”

 “別別,有話好好說嘛,三更半夜的,上哪兒找房子住去?”甄溫勸說:“而且若冰姐對我可好了,不但不收我房租,隔三差五的還給我做飯呢。”

 “聽見了吧?我和溫可是同姐妹,是不會扔下我跟你走的。”葉若冰得意的笑道:“所以呢,你要想在這兒繼續住下去,就必須約法三章,要不然你就請便,我還不愿意留你呢。”

Advertisement

 “好,我就聽聽你這約法三章。”秦宇大刺刺的又坐下去,手拿一罐啤酒,有滋有味的喝著。

 甄溫憂心忡忡,這秦宇可不是好說話的人,現在這麼聽話了,不會又憋著什麼壞吧?

 葉若冰卻很得意,終于把這個臭小子的囂張氣焰給下去了,嘿嘿,想在這兒住,那就得按照老娘的規矩來,要不然就給我走人。

 “第一,房租你可以不,但屋的衛生都歸你了,包括每天拖地、整理房間、洗做飯。”不等秦宇反駁,葉若冰就大度的補充道:“當然了,如果你表現好的話,我和溫會幫你承擔一些家務的,能接嗎?”

 “能!”面對甄溫懇求的眼神,秦宇心了,可轉念一想,又釋然了。自己住這里本來就是為了照顧老婆,多一個葉若冰也不算什麼,吃飯也就多雙碗筷唄。

 葉若冰初戰告捷,很是興,繼續道:“第二,廚房和客廳屬于公共場所,你可以隨意進出,但不許赤膊,更不許只穿短。上廁所要敲門,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腳,我可不想我的家里一臭腳丫子味兒。”

 “行,沒問題。”

 “第三,不許煙,不許酗酒,更不許帶不相干的人回家,我和溫的房間是你的區,未經允許,不許進。還有,我們換下來的,你只可遠觀,不可玩……”

 “若冰姐,你……你說什麼呢?”甄溫的臉都紅了,換下來的還能讓他看見?丟死人了。

 “怕什麼?”葉若冰拍了拍甄溫的手,以示安,隨即挑眉問道:“就這些了,怎麼樣,能接嗎?”

 “能。”秦宇答應得很痛快,隨后找出筆和紙,筆疾書,把這三條都寫下來,筆鋒一轉,遞到葉若冰的面前,說道:“簽字吧。”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